6188图片大全社会新闻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社会图 > 社会新闻 >

农民用手榴弹护坟坐牢6年 与三级政府对簿公堂

社会新闻   更新时间:2015-04-17  点击量:
   

  近日,一则农民用手榴弹护坟坐牢六年的新闻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,时隔六年之后,为了维权他与三级政府对簿公堂,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吧。

  木兰溪是闽中最大的河流,也是莆田人的母亲河。林培章的母亲2004年去世后就埋在木兰溪河畔。因为受到海潮影响,木兰溪时常泛滥,从古到今,对于木兰溪的治理从未停止过。而最近的这次治理,要拆迁征地,林培章母亲的墓也要迁走。每个墓穴政府补偿300元,但当时在莆田买个墓穴需要数万元。面对双方多次谈判失败,官方下达最后通牒,林培章有些急了。

  拉开引信投出一个没爆炸又投了一个

  冲突终于在2008年4月17日爆发。那天上午,莆田市木兰溪防洪工程建设管理处、城厢区木兰溪防洪工程建设指挥部、霞林街道办事处及施工队20多名工作人员,浩浩荡荡地来到木兰溪防洪二期工程坂头段工地。这次,主要是给林培章下最后通牒。如果不主动迁坟,就要强制迁坟。岂料林培章早有准备。早上,林培章从家里阴暗的楼道内小心翼翼地拿出两件东西,“插进了裤头里”。

  几年后的2014年12月9日中午,林培章清晰记得自认为悲壮的一幕:几句交锋后,谈崩了。“不服吗?不服你可以去死呀”,林培章如今觉得是对方的这句话激怒了他。妻子吴建香和两个儿子站在人堆里,林培章不知道为何走出去约二三十米后,突然取出腰里的东西,投了出去。

  “手榴弹!我突然发现那是一枚手榴弹,落点离我只有两三步远”,吴建香脑子“嘭”的一声,“拆迁队伍似乎没有多大反应,他们可能在想,这是林培章拿假手榴弹吓唬他们吧”。当地公安机关的文书记载了惊魂一幕,“工作人员欲对林(家)的墓地强制拆迁时,被告人林培章取出事先备好的二枚军用手榴弹,在工地一发电机旁拉开其中一手榴弹引信,掷向工作人员和施工人员人群中,但该手榴弹并未爆炸。林见状,随即又拉开第二枚手榴弹引信,再次掷向人群”。万幸的是,依旧没有爆炸。林培章随后逃离了现场。

  摇着“白挂历”脱掉衣服“投降”

  尽管时隔6年,一位当时在场的人员还是不愿再重提此事,“当时我们确实没有害怕,但是后来大家议论时,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”。

  拆迁现场有人投手榴弹的消息被警方层层上报,引起福建省公安厅高度重视。当天,警方不断加强警力,地毯式搜寻林培章。但林培章却跑得不见踪影。

  当晚,林培章悄悄地潜回家里。出于安全考虑,警方没有在天黑时动手。第二天天刚亮,警察就喊话让林培章出来“投降”。

  “我看到对面邻居家的玻璃窗后面都是乌黑的枪口,他们随时都会开枪”,林培章回忆说,当时,天上还有两架警用直升机盘旋。

  村里很多人当天都目击了这一幕,“不但来的有警察,还有特警,将林家层层包围,要求他投降”。

  稍后,林培章摇着白色挂历出来了,慢慢走到院子里,知道有几十支枪对着自己,他一动也不敢动。由于林此前的危险行为,为慎重起见,警方让林高举双手,慢慢脱下衣服。

  林培章说:我高举着双手站在院子里,警察仍然没过来,直到我脱得只剩下了裤头,警察才扑过来将我按倒。

  手榴弹来源前后说法不一 投掷动作跟电视里学的

  随后,警方在林家楼梯下搜出了第三枚手榴弹。警方笔录显示,林培章承认,这3枚手榴弹是他1979年2月退伍前,悄悄从部队带回来的,手榴弹是从部队军火库偷出来的。

  警方随后找武警部门鉴定,该手榴弹属于“军用木柄手榴弹”。警方再次调查证实,“本案手榴弹是1965年第××厂生产的第124批军用木柄手榴弹,型号为124-65-33,属于刑法规定的弹药范畴”。

  刑满出狱后,关于手榴弹的来源,林培章却改了说法。“2007年的一天,我早上起来后,发现我们家院子不知道是谁放了3枚手榴弹”。2014年12月9日,他对华商报记者说。

  为何前后说法不一致,林说“当初不愿意牵扯到别人,自己全部扛了”。这个说法,林几乎告诉了每一个遇到的村民以及来访的记者,但很少有人相信。林培章还说:自己当的是海军,在部队上没太学过投掷手榴弹,那些动作都是在电视上学的。

  买个墓穴数万元 补偿300元如何安葬母亲

  按理说,防洪防汛工程属公益项目,为何会遭遇手榴弹抗拆迁呢?

  12月9日,莆田市城厢区霞林街道办事处主任陈斌说,没想到对于木兰溪的改造,会有这么多纠纷。霞林街道办事处信访办负责人刘明星认为,林培章等人对于征地以及迁坟费用要得太高。

  张文桂是村民中法律知识最多的。他认为,法律规定拆迁补偿时,要给予被拆迁物相等的赔偿,现在在莆田买个墓穴需要数万元,而政府补偿给村民每个墓穴300元钱,显然大家难以接受。这也是林培章不愿意迁坟的原因。他说,自己兄弟5人,对母亲有着深厚的感情。几百元钱迁坟补偿不可能再次安葬母亲。

  至今不知道母亲的骨灰在哪儿

  不过,这种危险举动最终将林培章送进了监狱。福建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,“林培章主观上是认为该手榴弹能够引爆,再后(来)也两次拉开手榴弹引信,投掷到人群中,欲实施引爆手榴弹的行为,其行为已对不特定的多数人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”。尽管林培章辩称,“所持弹药均已失效,不会危害公共安全”,但是法院没有采纳。

  法院认为林培章的行为已构成爆炸罪(未遂)和非法持有弹药罪。虽然有自首情节,爆炸未遂,但是此前,林培章还因为其他犯罪被判过刑,最终法院认为林培章是累犯,判处其6年6个月有期徒刑。

  服刑出狱后,林培章去祭奠母亲,坟冢的位置已被一条河堤大道踏过。他至今不知道母亲的骨灰在哪儿,就连当年组织强拆的政府部门也说不清楚了。

  坐牢六年半出狱和三级政府对簿公堂

  12月9日中午,林培章家里很是热闹,门口的摩托车已排成了队。

  第二天林培章就要进法院,和当地基层的三级政府对簿公堂。来到家中看望他的村民大多曾因为不配合拆迁和上访,多多少少被拘留或判过刑。

  因为抗强拆扔手榴弹,林培章入狱6年半。在他坐牢期间,母亲的坟茔还是被强拆,且分文未赔偿,再加上此前的果园土地强征,林培章的激烈抗拆行为除给自己换来两次牢狱之灾以外,什么也没得到。一出狱,咨询律师后,林培章打算和当地基层的三级政府对簿公堂,请求确认挖掘坟墓的具体行为违法。

    分享: